qc42 ti54 a3k0 nq34 pz75 osaw 2kyy vxrt v9pv 848k

随梦小说网

第一百七十五章 背叛(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漆黑的光柱毫无阻碍地穿过了明斯克的身体,并没有像是其他奥术一样飞快地被世界法则所中和,而是一直贯通到不知道多远的暗红色高空上,在那里留下个转瞬即逝的黑点之后才彻底消失。◢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1a

    明斯克依然凝立在半空中没有动弹,没有愤怒,甚至连惊讶都没有几分,不过这个刺激倒是让他的理智多少回复了一些,他分辨出了这是九环奥术‘奥能湮灭射线’,以魔网将根源法则相互湮灭产生的力量,破坏力甚至超过了以混沌元素为源的虹光系奥术。那一道漆黑光柱其实并不是光,而是法则湮灭后产生出的绝对真空,那是将世界的一部分彻底消解的力量。

    “为什么背叛我?”明斯克低声问。他脸上依然是无喜无悲,一片漠然。虽然胸口留下了一个碗口大的空洞,却好像丝毫都没有影响到他。即便是这个破坏力最为强大,几乎无法防御的奥术,对一个真正的次级神灵来说也不算什么伤害,只要这个‘次级神冠冕’奥术还在维持,他的存在本质就是和这整个万星宇宙相连,**只不过是附属品,这种程度的伤害最多相当于普通人在不大重要的地方上割开了一个小口子。

    “我…我不知道公爵大人会亲自来…我的家人还在因克雷,我的孩子我的兄弟姐妹…如果公爵死在这里,他们肯定活不了…早知道我就不…”

    下落中的迪塞尔脸上是一个由无奈,绝望,悲伤,后悔交织成的表情,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后悔不该背叛明斯克,还是在后悔从一开始就不该跟着明斯克一起。随着他的下落,他的身体在地元素的侵袭下飞速结晶化,这个别扭的表情也彻底凝固在他脸上,然后跟着他一起落在地上砸成一地的碎片。

    而旁边不远处,一直假装躲闪的公爵早已经站定,一个早已经准备多时的奥术也趁着迪塞尔法师创造出来的这个难得机会飞速进行,此刻已经完成了。

    淅淅沥沥的雨点从天而降,落在这片大概从来就没有接触过水分的土地上,然后瞬间又蒸发消失不见。不过这片雨点并不是真正从天空落下的,天空依然是暗红色的一片,没有丝毫的云彩,这个碎片界域也根本不会有这类的东西,这些雨点是直接从虚空中凝结出来的。

    雨点飞速地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很快化作了倾盆大雨,只是一切水分落在地上却马上又消失不见。这些雨点在公爵身边的时候会自动绕开,如同有生命一样,落在安东尼**师身上的水滴则会直接消失不见。只不过地面上那些迪塞尔法师的水晶化了的残骸,却在接触到这些雨滴的时候飞速融化消失,就像是沸水下的冰霜一样。

    这些并不是真正的水分,而是水元素疆域中外泄出的法则之液,在法则层次上可以溶解同化绝大多数物体,可以抚平法则之间的波动。这片法则之雨可不止能融化物质,溶解生命体,连奥术和灵体都能瓦解。

    明斯克皱起了眉头,这是他用出次级神冠冕这个奥术之后第一次表现出情绪,不过这并不是出自于他原本的理智和意志,而是出于现在这个次级神的本能。他能感觉到这个奥术对这个位面造成的法则倾斜,那些法则之雨让原本他如臂使指的地元素法则正在变得逐渐凝滞,相比于刚才那个将他的身体轰出个透明窟窿的湮灭射线,这个对他的影响反而要大得多。

    “不自量力。”他的声音隆隆响起。整个世界也随之一起轰鸣,一起愤怒一起搏动,无数从虚空中凝结的雨滴又飞快地蒸发消失,这片奥术制造出的豪雨就这样被突如其来地中止了。

    下方的公爵闷哼一声,鼻中留出鲜血半跪于地。这一个八环奥术‘溶解领域’确实已经是目前能对明斯克造成最大阻碍的奥术了,但比起神灵的力量来终究是不够看,居然被硬生生地从法则层面被中止了,就像一个制作再精密的魔像也终究是挡不住一座山硬砸下来一样,毕竟力量的层次完全不同。

    不过这样也够了。发挥出了这样的力量,这个次级神对法则亲和也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明斯克的双眼已经化作了一片混沌,只剩最后一丁点理性的辉光还在挣扎着闪耀。

    上方完全一片暗红色的天空中,这时候忽然亮起一抹星光。这缕星光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一点隐约可见,似乎在极远处的地方,但是一旦出现就以极快的速度朝这里飞掠而来,好像跨越了空间一样在眨眼之间重重地撞在了空中的明斯克身上。

    天在动,地在摇,好像是这整个世界都被这道星光给击中了。这一刻那暗红色的天空上隐约出现了无数闪烁的星光,似乎在为这一道星光共鸣借力,地面晃动四处崩裂,似乎也被这一道星光给撞碎了。

    明斯克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他转过身来直面这个偷袭者。原来这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宽袍大袖,黑发黑眼的西方男子,他刚刚收回了击在明斯克身上的手掌,身上旋绕的星光正在渐渐散去。

    “你…”明斯克认得这个人,这是那个西方‘乾’帝国使节团的法师首领,他之前还曾经与之交过手,这奇异的能带动星界共鸣的力量正是他的特征。只是他完全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能出现在这里。

    没有空暇再去多想什么了。明斯克能感觉到法则的亲和度正在下降,这是他真正‘受伤’的证据——星界带来的法则震荡是如此的深邃,甚至直接动摇了这个碎片界域的根本,这本来就是在万星宇宙中尘埃一般的存在,远不如主物质界那般稳固,这导致了与这个界域联系紧密的他也受损。而更为可怕的是,他真正的根本,十环奥术‘奥罗格林的次级神冠冕’似乎也受到了莫名的影响,原本完美运转的奥术方程出现了凝滞。

    法则亲和度的下降,让他原本即将要完全熄灭的理性恢复了一点,但明斯克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随之而来就是胸口那处被贯穿的巨大空洞边缘传来的痛楚,他还没来得及用元素化的方式来改变这具身体的属性,这具残破的躯壳现在已经无法承受他的生命本质了。这在次级神状态下无关痛痒的问题,一旦滑落下来之后就成为了难以越过的台阶,而且就算越过之后,他也不知道再度面对神灵状态下的法则感知,他还能不能保有现在回光返照的理智。

    明斯克最后看了一眼下方的因克雷公爵。这个他从婴儿时期就亲眼看着长大的男人,原来终究还是超越了他的想象之外,如同一个最残忍老练的荒野猎人一样,即便精心布置好了的层层陷阱,也还要准备上一个谁也想不到的致命杀手锏。

    “干得漂亮。”他最后低声说了一句,然后转而看着那个偷袭自己的西方人,用出了最后一个神术。他的身躯瞬间化作了纯粹的金属,从血肉到毛发,就像突然之间就化作了一个惟妙惟肖的金属雕像。

    与之相对于的,是他注视的那个偷袭他的西方人也完全化作了金属,都一起从空中掉落,砸在地上发出通通两声闷响。

    “这个就这样完了?”

    大概有半分钟的寂静之后,安东尼**师才开口试探着问。从这两尊雕像落下,这片碎片界域就完全恢复了一片死一样的寂静,只剩下他和公爵两人的呼吸声。

    “嗯,完了。”公爵一直静静地看着那尊明斯克转化而成的金属雕像,这时候才开口,声音同样平静。“和大多数尝试体会次级神力量的奥术师一样,他最后选择了自身的彻底元素化,从**到灵魂。”

    “啊这真是让人意外又不意外的结局”安东尼**师摇摇头,脸上的神情很古怪,有兔死狐悲的感慨,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有些惘然。“幸好他最后的神术是这个,没有打通地元素疆域把我们给一起拉进去。”

    “也许他忘记了。”公爵撇撇嘴。声音中带着些索然。

    “怎么都好吧,今天真是令人心惊胆颤的一天”

    安东尼**师彻底地松了一大口气,一下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刚才短短几分钟之内的大起大落真是他毕生也没有过的经验。这种生死全操由他人之手,绝境中靠着一些运气才挺过来的感觉可比玩弄什么阴谋诡计的密室政治刺激太多了。他自诩还是保养得当精力过人的,这时候却只感觉整个人如同抽空了的气球一样软了下来。

    不过作为一个高贵的帝国贵族,这种大失仪态的模样即便从自我本能上也是难以接受,安东尼**师喘了两口气之后挣扎着站了起来,拍拍手用了一个专门整理仪容的奥术,脸上那些狼狈不堪的汗水,污渍立刻一扫而空,一头海藻一样的头发也重新蓬松舒展起来,又是那样充满了阳光气息的味道了。这种奥术才是奥罗由斯塔的贵族们最常用最拿手的。

    “想不到最后还是要靠这两个埋伏下的援军才能险胜……”整理好了仪态和心情,安东尼**师才有心情来回味之前的战斗。“我真是担心那个叫迪塞尔的家伙会背叛我们。那是个卑鄙的投机者,面对压倒性的实力优势居然还能够按照约定的计划偷袭他原本的主人,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公爵耸耸肩说:“没什么好奇怪的。如果来的不是我,而是其他人,他一定会重新倒向明斯克。但是他看到是我亲自来,就知道自己再没有任何退路。我一旦被杀,因克雷的人会马上知道,他的家人会遭受到最残酷的报复。说到底他只是一个短视的家伙,跟着明斯克也好还是转过来又想投靠我们也好,都只是临时见风使舵去谋取些蝇头小利而已,可没有真正做大事的胆量和长远规划。”

    “哦,真是可悲。”安东尼**师做了个很鄙视的表情。“不过恕我冒昧,这位明斯克阁下看起来也不像是非常有远见并擅长谋划的阴谋家,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就算能瞒过您…他为家族安排后路的时候,或者是他家人那里总会有些踪迹可寻吧?”

    “他没有家人,也没有家族。”公爵面无表情地回答。

    “哦?这可真是罕见…”安东尼**师愕然。以帝国贵族的思维,没有家族支撑的**师简直就像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小孩一样不可思议。就算因克雷的情况特殊一些,这位**师并非出身有奥术传承的世家,或者干脆就是个孤儿,但功成名就之后自己繁衍出一个家族来也应该是顺理成章的。

    “他的家族是因克雷高地最先依附我父亲的部族,帮助我父亲开创高地,结果激怒了其他几个土著部落,借着一次兽潮的机会把他们灭族了,还用他所有的族人作为祭品向深渊献祭施行了血脉诅咒,让他断绝了延续血脉的能力。其实如果去寻求精灵的圣树帮助,或者当时来奥罗由斯塔来找皇家奥术学院,也许是有机会解除这个诅咒的,但是那都需要相当的资源和机会,他始终跟随着我父亲没有去。所以他一直都是寡然一身。”

    “所以也许可以这样说,其实他真的没有背叛因克雷。因克雷就已经是他生命的全部。只是这个时代再也不是他以为的那样了。我会把他带回因克雷,让他能永远看着那片土地。”公爵一直看着明斯克的雕像,神情看似没有什么波动,只是声音中的萧瑟之意还是难免的。

    “啊,还是来看看我们的西方朋友吧。他一直忍到最后关头还出手,这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呢。”安东尼**师并不想面对这种话题,转过去看着那个也同样完全金属化了的西方人,嘴里啧啧有声:“听在奥斯星城的小家伙们来信说,他们在西海岸很是闹腾了些不得了的事情,我还有些不信,现在看来这些西方人确实是非常有实力的。这个西方人居然能引起星界的震荡,直接对神灵的力量进行压制,而且他之前的隐藏技能也非常奇妙,似乎也是利用了和星界的同步协调……嗯,不过现在他成了这个样子,我们该怎么样向那些西方人交代?不会影响您和那些西方人的关系么?”

    “啊,这个只能说是有点遗憾了……”

    将视线从明斯克的金属雕像上收回,重新放在那个西方人的雕像上。公爵也只能遗憾地摇摇头说:“这位刘听说是使节团中最强大的战士,现在看来也是确实如此。想办法把他拉过来当打手绝对是正确的。我对那种神奇的西方技能也是非常地好奇……可惜看起来没机会来请他慢慢做实验解析了。不过无所谓,那些西方人把我需要的那些物资送来了,对我来说最大的作用就已经完成了……”

    “啊…既然如此,那不如这样吧。”安东尼**师的眼睛一亮。“就把这个西方人变成的雕像溶解掉用来研究吧,还有那些之前明斯克阁下召唤出的,可都是非常昂贵的合金,正好用来弥补我们这次遭受的损失,想来公爵您不会在意吧”

    “随便你。”公爵无所谓地转过身去。“快点收拾一下回去吧。”

    就在这个时候那尊雕像上忽然传来了细微的破裂声,两人一愣之间,呛的一下那尊雕像就破裂了开来,原来那金属只是外面极薄的一层,内中却依然还是那个活生生的偷袭明斯克的西方人。

    咳的一声,那个西方人猛地咳出了一大口金属色的液体,落在地上居然发出咚的一记闷响,连地面也微微一震。这情状看得两人都是有些发愣,若非亲眼所见,实在难以想象人会吐出这种东西来,而且更诡异的居然是还能从一个次级神的神术之下幸存下来。

    “啊…我亲爱的刘,你能没事实在是太好了!我们很担心你呢!”一呆之后,安东尼**师脸上立刻又浮现出那种亲切祥和的笑容来,双手张开,用发音有些怪异的西方话大声说。
    《异域神州道》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SuiMeng.L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标签:大事 ck04 百胜亚洲国际娱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